首 页 > 公证论坛 > 案例  


离婚协议中赠与方能否行使任意撤销权

【字体: 】【2014-9-25】 【作者/来源 叶晓青】  【关 闭
 
    司法实践中,夫妻双方在协议离婚或者调解时将共同的财产赠与给孩子,尤其是房产赠与,是非常普遍的现象。根据《物权法》的规定,不动产物权的取得需办理登记,赠与情况下必须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方能取得房屋的所有权。实践中经常出现父母一方在离婚手续办理完毕后反悔不愿办理过户手续或想撤销赠与,此时受赠方便无法取得房屋产权,赠与的实际效果也无法实现。
根据《合同法》186条规定:“赠与人在赠与财产的权利转移之前可以撤销赠与。”但在司法实践中,因离婚协议赠与方撤销赠与而产生纠纷诉至法院得到的结果也都是不相同的,在本处所接触到此类房产,赠与方欲办理撤销赠与或者买卖房屋的公证,基本上也都是拒绝受理。基于法律规定,任意撤销权是赠与人所享有的法定权利,离婚赠与的情形为何无法统一依照《合同法》相关规定执行?离婚赠与的性质同《合同法》规定的一般赠与是否相同?离婚赠与情形下怎样权衡《合同法》与《婚姻法》的适用?在公证实务中,再遇此类型公证事项是否依旧拒绝受理?这些问题笔者将在下文一一阐述。
    一、对于离婚协议中赠与方能否行使任意撤销权的争议
    第一种观点认为,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做出赠与的意思表示,属于赠与行为,赠与合同成立,但未生效。该赠与不具有扶贫救灾等社会公益、道德义务性质的赠与,也不属于公证的,根据《合同法》第 186 条规定赠与人可以通过行使赠与合同的任意撤销权撤销赠与,维护其对赠与财产的所有权。
    第二种观点认为,双方在离婚协议中做出赠与的意思表示处分财产的行为,和身份关系联系紧密,是一种以解除双方身份关系为目的的赠与行为。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条款与整个离婚协议是一个整体,不能单独撤销。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二) 第八条规定: “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该规定有两层含义: 一是当事人在婚姻登记机关协议离婚,并就财产分割达成了协议。二是当事人向婚姻登记机关提交的离婚协议中有关财产分割问题的条款,对离婚的双方当事人都具有法律约束力。因此,赠与方不得行使《合同法》规定的任意撤销权,随意撤销赠与。
    从上述两种观点中可以看出,对于离婚协议赠与条款任意撤销之争的焦点在于赠与条款性质的认定,该条款是普通的赠与条款还是带有一定的身份色彩?性质的认定决定了法律的适用,适用不同的法律当然会产生的不同法律结果。
    二、     离婚协议中赠与条款的性质与法律适用
    离婚协议中赠与条款的性质决定了怎样适用法律,因并非单纯的赠与合同,涉及到相应的身份关系改变,学界对离婚协议中赠与条款的性质也有不同的声音。
    一种观点认为,离婚协议中的不动产处分条款属赠与合同的性质,应适用合同法来调整。财产分割和解除婚姻关系是可分的,不分割财产也可以离婚。持此种观点的人认为: “婚姻关系中的身份问题和财产问题可以一起处理,也可以分开处理,不能把财产问题看作是对离婚的必要限制或制约条件。如果双方对于财产分割不能达成一致,而感情确已破裂,双方还是可以通过诉讼来离婚的。离婚协议中的身份关系应适用婚姻法来调整,离婚协议中的财产关系则可相应适用合同法来调整。”
    根据《合同法》第 185 条规定: “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从这一规定可以看出赠与合同是诺成性合同,一旦受赠人表示接受便宣告成立。但合同的成立并不意味着合同生效。赠与人在赠与合同成立后,赠与财产的权利未转移前,对赠与合同享有任意撤销权。
    另一种观点认为,此种赠与与身份关系密不可分,适用合同法有关赠与合同的规定是错误的。《合同法》第 2 条关于合同法调整范围的规定了婚姻、收养、监护等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适用其他法律的规定。由此可见,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因涉及到身份关系的设立变更或解除,各由其专门法来调整,当事人除意思表示外,还须受到法律的特殊规制。从法律对待身份关系和财产关系的角度来看,显然对身份关系的调整重于对财产关系的调整。附离婚条件的财产分割协议,以解除婚姻关系为先决条件,因此属于有关身份关系的协议。《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八条规定:“离婚协议中关于财产分割的条款或者当事人因离婚就财产分割达成的协议,对男女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也就意味着,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条款,经赠与方签字对财产的分割或者处分达成一致协议,双方就要受到法律的约束,不得在事后任意变更或撤销之前的处分行为。
    笔者认为,离婚协议中夫妻双方约定将其共有的不动产赠与未成年子女时,其实质上具有双重的法律身份,一方面是赠与人,另一方面是受赠人的法定代理人,因此父母在作出赠与的意思表示的同时,也一并代理未成年子女作出了接受赠与的承诺,因此离婚协议中的赠与条款实为合法有效的赠与合同,父母于离婚协议上签字或捺印后使得赠与合同以书面形式存在并生效。因此,将离婚协议中的不动产处分条款定性为赠与合同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
    三、     遇到此类型公证业务能否受理?
    事实上,笔者在工作过程中经常遇到有父母带着约定“有将二人共有的不动产赠与给孩子“的离婚协议来办理公证,他们通常是二人已经达成共识欲对房屋进行重新处分或分割,将房屋卖给第三方或者重新分割,目的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实现二人共有财产合理利用的最大化,有些时候甚至是迫于无奈不得不重新处分房产,如果此时一味的拒绝受理,既不能解决当事人的燃眉之急无法做到切实服务于群众,也不利于公证业务的发展。
    笔者认为,根据《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对于不动产我国采取的是物权登记生效主义,且我国实行的物权与债权相分离的法律制度,物权的取得与否不影响债权的有效性。对于离婚协议中赠与,该赠与条款是赠与合同的一种,受《合同法》的规范和约束,合同产生的是债权债务法律关系,合同的法律关系的生效与否、合同双方当事人是否履行并不直接导致物权的变动,也不影响物权的真实、有效存在。在未进行物权变更登记前,就权利外观而言,赠与方仍然享有所赠与不动产的物权,赠与受到的法律约束也只是基于赠与条款所产生的合同法律关系的约束,办理变更登记是其义务,如不履行只是违约,但并不影响其对所享有物权的处分。
    《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八条规定协议对双方具有法律约束力,此处所说的法律约束力应当理解为是约束双方要适当、全面履行协议中的义务,该条并不是剥夺赠与方的任意撤销权,只是赠与方若行使任意撤销权可能会因此负担相应的违约义务,此时的任意撤销权可否理解为一种附义务的形成权。
    亦如郑玉波教授所言:“吾人之行使权利,若绝对不许损及他人,实属难能之事,因而行使权利,若系处于维护自己之正当利益,纵他人因之受损,亦属不得已之事,法律自莫可奈何。” 不能以牵强的理由来剥夺赠与人撤销赠与的权利。
    对于此种类型的公证业务可以分两种情况进行处理:
    一种情形是离婚协议中不动产共有人之一反悔欲撤销赠与的,应当不予受理。原因有二:一是房屋作为不动产不同于易于分割的其他财物,共有人不一致的处分行为,从理论上讲其享有任意撤销权,但只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无法实现行使权利所致法律效果;二是对于有争议、有纠纷的事务,公证机构不宜插手,告知当事人公证机构不能作出裁判性的决定,此类纠纷应当由法院給予其判定,引导当事人正确、有效的解决纠纷。
    第二种情形时离婚协议中赠与双方即财产共有人已经达成共识,都想撤销赠与重新处分不动产,此时应当受理。如前文所述,在未办理变更登记前,严格来说此时的受赠方只是基于赠与条款享有合同的权利,并没有取得不动产的所有权。《民法通则》规定监护人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法律规定了例外情况也就意味着此种赠与的任意撤销权并非完全禁止。
公 告
公告:免费办遗嘱公益活动
2014年春节放假通知
2013年度招聘启事
国庆节放假通知
通告:我处近期开展“70周岁老...
2013年春节放假通知
 
您对我处哪个方面比较满意?
版权所有:安徽省六安市彩票55公证处 Copyright © 2007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安徽省六安市佛子岭东路市公安局东侧城市管理监控中心二楼 电话:0564-3377766 3377765 传真:0564-3377767
彩票55应用下载支持:安徽龙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皖ICP备07500781号 [交流专区]